柴可糊

。。。

琴房
BGM:东京et巴里
谨此纪念我记忆中的少年(怎么感觉那让人已经不在的样子/滑稽)
  “我们幼时已相识,相伴在去钢琴课的路上”耳机里单曲着这首歌,有些恍惚,想起了你,掰掰手指头,五年没见了。你的样子也早应经在脑海中抹去。突然想起你,心里却暖暖的,就像现在窗前照进来的冬日暖阳一样。
   “喂,你倒是快点啊”他停下脚步回头喊她。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,有些不耐烦,“谁想去上那什么钢琴课啊,还不如看电视来得实在。”“谁不是啊,你当我想去啊,那女老师凶得跟个什么似的,每次上课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。”小男孩摇了摇头,小女孩没理他只顾踢着脚下的石子,手上粉色的琴谱包不停前后晃着。男孩放慢脚步与女孩并肩走着,因着身高拍了她一下,“你这么踢脚就不痛啊?”女孩似是赌气,大跨步向前走去。
   两人慢悠悠地走到公交车站,晃晃悠悠地从家坐到邻里中心,俩人站在公车的两边,踮起脚,拼命想够上扶手。男孩稍稍踮起便轻而易举地拉上了扶手。女孩试了一次又一次,单脚,双脚;单手,双手,都没有用。瞥了一眼对面的男孩却看见他早已拉上。女孩一转头,乌黑的辫子随着转了个半圆,扯扯嘴角。男孩夸张得“切”了一声,“小矮子”。女孩回头看了一眼,又马上转头,假装看向窗外倒退的街景。
   随着苏州话版的提示音响起,女孩男孩走向车门,两人之间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。女孩抢先跳下车门,一步两步,稚气未脱。男孩也不让人,紧接着她跳下。这两人好像还在赌气,女孩加快步伐向前走去,男孩跟在她身后,脚步跟那奥运会上竞走选手一样,渐渐追上了女孩。两人就这样来来回回,也马上到了楼上的琴行。
   然而竞争并未停止。
   两人并不是一个老师教的,单进度却是一样,同学一首曲子。老师翻开谱子在女孩的书上做好标记,女孩的手便迫不及待地放在钢琴上,双眼盯着乐谱,手在键盘上不停穿梭。一墙之隔,男孩才刚开始弹,却好像想要把那钢琴砸坏,重重地弹着,老师赶紧叫停“你这小兔崽子,干嘛呢,想把这钢琴砸坏啊,你这不是弹钢琴是砸钢琴”女老师又吸了口气,瞪着他说,“要跟你青梅比回家比去,你看看人家,弹得多好重音都变现出来了,你呢?全首的f可还行!”
   女孩的眼睛虽还在谱子上停留,确不由得轻笑两声。身旁的老师敲敲钢琴“好好弹,别理对面那混小子。”接下来的一节课里两人的明争暗斗仍没有停止,两位老师嘴角的笑意也没有消失。女孩这边将老师没要求的装饰音加上,男孩那边突然把原曲加快了一倍。可换来的却是女老师打手板的酷刑。女孩听着对面惨叫声的传来,身心舒爽。嘴角咧得大大的,缺没敢笑出声来。
   原本在他们眼里枯燥的两个小时的钢琴课没多久就过去了。两人同时打开门走出去,女孩一看见男孩就一不小心大笑起来,从三楼笑到一楼。末了还不忘从琴包里拿出乐谱翻到今天教的《小步舞曲》放到男孩面漆那给他看“哎呦,你看,我今儿一不小心就拿了三颗星,怎么办呢?”小大人模样的摇了摇头,又叹息几声。拿着乐谱就向前面走去。
   男孩又走到女孩身边并肩走着,低着头,仔细看着自己与女孩的步伐。笨拙、匆忙地换着脚,女孩也低着头走,看到男孩的样子,忍俊不禁。两人无言却又默契地走到站台。他们坐在车站的座位上,无聊地晃着腿,一前一后,一前一后,不知晃了多久,男孩戳戳旁边的女孩“唉唉唉,68路,你看你看!”男孩拉起女孩的手就跑向前去,男孩稍长的腿带着女孩相比之下有些短的腿,踉踉跄跄上了公交车。
   公交车上两人想来时一样各站一边,就像王府前两头石狮子。男孩还是轻轻松松就够上了扶手。女孩吸取了几小时前的教训,开始使用新技能,试着跳起来够到扶手,却还是屡试不爽。男孩转过头来,看着女孩的短腿不停起跳,落地。嘴边的弧度越咧越大。轻轻走进女孩,女孩却还专注于自己够扶手的大业。男孩蹑手蹑脚地走到女孩身后,突然将女孩单手提起,就像玩娃娃机一样。女孩双手在空中挥着,总算是抓到了公交车上那全部是黄的扶手。
   男孩将女孩放下,女孩一回头,有些生气“你干什么帮我,我跟你说我马上就够到了,就那么一点点!”“嘁,我不帮你你能够到的啊,我不信了。”女孩没理他,自顾自的继续够扶手。
   迎着对面的落日,两人从站台向家走去,女孩蹦蹦跳跳的,全没有去钢琴课时的怨气。男孩像女孩一挥手“我到了啊,走了。”女孩扬起稚气未脱的小脸,浓密的刘海一不小心遮住了眼睛,她只轻轻“嗯”一声又向钱跑去。
   我幼时的少年啊,再见。